> 历史军事 > 山窝里的全球首都 > 102:牵制和第二阶段

102:牵制和第二阶段

 热门推荐: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那姓邓的疯了吗竟然干得出这样的事情,他这简直就是造反”

    柳州城的广东会馆里,笑面李此刻已经完全失去了自己那副笑呵呵稳如泰山的尊容,一脸的不可置信和焦虑不仅极为难以见到,而且整个人也在房间中坐立不安的急步绕行,整个人就像是只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到处转,不仅行动上失去了以往稳如泰山的姿态,焦虑和不安也让他失去了以往的智慧。

    能让笑面李如此不淡定自然是有原因,两天前的晚上,柳州内城西北的军营和仓库突然遭受了一阵猛烈的炮击,在短短的半刻之间,二十发炮弹从外城的某个角落里是劈头盖脸的就砸了过来,间隔时间之短,速度之快就像是二十门火炮短时间内连续开火一样的迅猛。

    而且这二十发炮弹还不是一般的实心铁蛋,而是能爆炸、还特么滴威力极大的开花弹

    二十发开花弹大多砸在城西的军营、仓库里,造成了四十多人的死亡受伤无计,死亡的人中,有一半比较倒霉,他们集中住在军营的一个营房里,结果一发炮弹好死不死的砸到了营房里,连炸带轰塌营房压死埋死了一屋子的兵丁除了军营之外还有仓库也遭受到了炮击,数发炮弹落在仓库附近轰塌了几间屋子,不过庆幸的是房子虽烂但没有引起大火,要不然损失的可就不是一些存粮和各种物资了。

    炮击除了造诚仁员的伤亡和若干物资房屋损毁外,所能造成的物理伤害实着有限,不过从这两天事件发生后所引发的连带效应,很多人都明白,其心理震慑作用远远超过这二十发炮弹所产生的实质破坏作用。

    老百姓不是聋子也不是瞎子,那二十发炮弹爆炸时产生的动静,像在耳边打雷一样在柳州城西发出一声声雷鸣般的巨响,这样的巨响在宁静的夜晚里是那样的刺耳,整个柳州城的人只要不是聋子都能够听的一清二楚,而在城西的很多人都说几天后耳朵都嗡嗡的直作响而如果你在头几发炮弹爆炸后起床的动作快点来到屋外或者推开窗户,你还可以看到内城西北面不断亮起爆炸的火光,这样大的动静,想瞒天过海的搪塞过所有人那是不可能的

    所以第二天一早,整个柳州城早早的便沸腾开锅,所有的人都在对昨天晚上的事件交换着自己的看法和意见,还有一些道听途说的亲眼所见所闻现在这个时代的政斧官员可没有什么向百姓解释以及辟谣的说法和做法,他们的不作为放任了底层传言的扩散,更不利于他们事后的其它行动。在这些真真假假混杂的消息传递过程中,事情的真相在各种版本的故事里是越变越离谱,甚至还出现柳州的府尹贪官们干了什么天怒神怨的事情遭来天雷所劈这样很不靠谱的版本传言中,原本邓时锋还想让潜入柳州城的老马他们找豆豆这些乞丐去散布一下混乱视听的仙侠板,但后来发现,从后世某点上所刻意翻炒的仙侠小说桥段在老百姓们所创造的版本桥段面前简直就是弱爆了,压根就没用上

    底下的百姓在对此事议论纷纷,各种小道消息和版本传闻是漫天飞舞,这些事情柳州官府都是知道的,他们甚至能够大概的猜出是谁干的这事其实早在刘麻子袭击失败后当天,知府大人还有几个官员就已经从逃回来的管家刘帆那里获知山村里的那伙人有一种快炮,这种快炮能比佛郎机子母炮打的更快更猛,而且还能打开花弹。不过这些官员们并没有当真,在未亲眼所见和具有更详实的信息前,他们只会认为这是失败者在夸大其词来推脱自己的无能,这是人之常情可以理解,但是在那天晚上,那二十发炮弹让这些官员终于知道了刘帆并没有说谎

    虽然这些官员已经大概明白了是谁开炮对自己下手,从未遭受到如此挑衅的他们在最初时肯定会极为震怒,但能爬到这个位置上的人脑子转的比很多人都要快,也更容易控制自己的情绪,在冷静下来后他们便感到一阵深深的惊骇,因为对方能从城外老远的地方便把那些轰天雷弹给打进城里的兵营,那么下一次,如果他们打在自己的府邸呢

    而且过年时在环彩阁雅间里发生的事情他们也从各种渠道最终获知,他们也清楚山村里的人可以做到远距离的精确射杀目标,因此参与攻打山村的几个主要官员和刘麻子还有笑面李一样,都深居浅出,而且时时刻刻都尽量有人在自己身边走动来回遮挡,这样做就是避免给山村里的那些隐藏的射手威胁到自己的机会,但没想到对方这次压根就不用枪,而是直接用炮来轰一轮给自己一个最直接的警告

    正是因为想到了这一层,几位参与谋划此事的官员们都不约而同的选择了沉默,既没有去找山村的合伙人黄掌事的麻烦,也没有大张旗鼓的四处嚷嚷,更是直接拒绝了刘麻子和笑面李的求见,就是为了摆出一个姿态这件事不关我们的事  fu..  山窝里的全球首都 更新快

    也正是因为如此,几个主要官员们的态度让笑面李失去了冷静,他害怕官员们息事宁人的表态会让山村将所有的复仇的怒火全部集中倾泻到自己身上,当官的怕死难道自己不怕死吗,如果山村里的那些人将二十发炮弹砸在自己的会馆里自己又该如何躲藏

    推山行动第一步中,对柳州城的炮击所产生的警告还有制造混乱的效果已经逐渐显现,考虑到安全问题,老马他们并没有留在柳州城而是当天夜里便离开返回山村,毕竟山村的军事主力部队大部分都投入到了对北攻击的行动中去,自己这十一个人看似不多,可对于缺乏人力的山村来说多一个人就能填补军事空缺下的一个萝卜坑。

    笑面李的慌张和官员们息事宁人态度与做法让山村获得到了宝贵的缓冲时间,如果柳州城的那些官员一怒冲冠的发兵征剿山村,那么在北面进行攻击行动的邓时锋他们也只能提前中止攻击行动,转回山村进行主动防御作战,这也是邓时锋他们在桥头堡停留几天的其中一个原因。在三天后,从柳州城传回来的消息不仅让山村松了一口气,更是释放出了已经蓄势已久的一头军事猛兽这个时代的信息传递不像后世那样的迅捷,等到柳州府的官员们知道了北面所发生的事情后悔当初没有采取军事行动反击时北面的战斗不仅早已结束,山村的主力作战部队早就已经收回

    柳州官员们的选择最终是将山村的军事猛兽释放出来向北扑去,没有了后顾之忧,在桥头堡蓄势数天的军队再次整装,荷枪实弹杀气腾腾的向北进发。

    第二次进击已经是属于推山行动的第二阶段,从这个阶段开始直至第三阶段,队伍所要面临的对手还有作战方式都会进行一些调整,不仅会出现土官这样正儿八经具有军事武装的对手,而且考虑到作战区域较为深远,邓时锋不希望打成击溃战后漫山遍野的抓俘虏,他更希望是人挡杀人佛挡灭佛的将敢于反抗的武装势力人员全盘歼灭特别是那些土官,在这个时代的土官绝大多数还没有学会太多外界弯弯绕的心机,他们敢于向所有威胁他们的对手亮拳头,你若比他软的话活该你被他欺负,但如果你比他更狠更硬他们同样会俯首拜服

    而在桥头堡以北八公里外,就正是山村所要面临的第一个土官对手山皇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