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独家宠溺:狼性首席霸虐妻 > 第二百七十一章你竟敢抢我的女人?

第二百七十一章你竟敢抢我的女人?

 热门推荐:
    大屏幕就在尉迟皓蓝和宋浅的不远处,两人的身影投放在大屏幕里面,宋浅能看到自己大腹便便的样子,更能看到尉迟皓蓝站在她身边,那满足的样子。

    他笑了,笑得那么开心,那么满足,仿佛跟在她身边,就是赢得了整个世界一样。

    莫名地,宋浅想到了那个远在千里之外的裴奕霖。

    如果他看到了今天这一幕,他又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他是震怒呢

    还是会直接杀过来,灭了尉迟皓蓝呢

    想着裴奕霖可能看到这场面的场景,宋浅嘴角忍不住噙起了一抹淡淡的笑意。

    他那么霸道的人,如果看到这样的场面,想必肯定会气疯了吧

    “浅浅,我爱了你很久很久,我爱了你整整二十年,爱了你整整五分之一个生命。在这中午的钟声即将敲响的时候,你愿意答应我,陪我登上我们幼年的摇篮,跟我一起俯瞰这美丽的世界,一切过接下来的半辈子吗”尉迟皓蓝半跪在地上,深情款款地看着宋浅。

    他黑琉璃一样的眸子里闪烁着渴求的光,嘴角微微地勾起,带着些期待,更带着些胆怯,带着一丝的不确定。

    虽然,尉迟皓蓝很清楚,钱萌萌在宋浅心目中的位置。

    但他更清楚的是,宋浅的个性。

    宋浅是一个绝对不会轻易妥协的人。

    她爱上的人,纵然世界上所有人都说他不好,只要她爱着他,他也爱着她,她就会一辈子跟着他,永不离开。

    而如果是她不爱的人,纵然那人把心肝挖出来,把自己的一切都贡献给她,她一点爱恋的眼神都不会给他。

    而现在,似乎宋浅并不很喜欢自己

    “我”宋浅启唇,还未说些什么,那些躁动的人却突然被冲开了,在一番惊慌失措中,神情冷然的殷宝儿带着痞痞的方子狂来到了宋浅面前。

    “宋浅,你没事吧”殷宝儿一到宋浅身边,立刻就抛弃了方子狂,一番嘘寒问暖的模样,让方子狂不由得幽幽叹了口气。

    但随即,他看向站在原地,皱紧眉头的尉迟皓蓝时,却又恢复了痞痞的模样。

    “尉迟皓蓝,虽然你对我们浅浅情根深种,这说明我们浅浅魅力无边,这我可以理解。但是她都怀了别人的孩子,你还跑到这里来横刀夺爱,似乎有些不是大丈夫所为啊”方子狂淡笑着看着方子狂,眼底闪过一丝厉色。

    当初他们陪宋浅到这里来的时候,裴奕霖就嘱咐过,要让她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

    而他们也是按照他的要求去做的。

    这几天,他们一直守在宋浅身边,带着她在那房间里养胎,一切都过得很好。

    如果不是宋浅突然接到那个电话,突然吩咐他们去帮裴奕霖,他们也不可能在联系不到裴奕霖的情况下,匆匆地乘上飞机,想要回到z市帮他的忙。

    “子狂说笑了,如果说横刀夺爱,似乎你才是始祖吧”尉迟皓蓝挑眉看向不远处的殷宝儿,意有所指。

    “尉迟少爷真会开玩笑。”方子狂知道他的意思,顿时冷了脸色。

    “没事的人,都该做什么,做什么去。”他目光冷冷地看向四周,那森冷的目光里杀意十足,掠过普通人的时候,吓得他们身子一抖。

    等他的目光放在那点子公司的几人身上时,他们却是吓得腿都软了。

    开口,他们正欲说些什么,但被方子狂再瞪了一眼,立刻撒腿就跑,再也不顾他们的大哥还需要他们把这场完美的戏演下去。

    在方子狂的威慑之下,大部分人立刻散开了,虽然最后仍然剩下了几个人,但在看到那一排穿着整齐,面露杀意的裴家保镖时,却是思虑了片刻,然后飞快地离开了。

    瞬间,原本乌泱泱的人满为患的唐人街,就变成了人迹罕至的地方。

    “尉迟少爷,你还要继续求婚吗不如让我们给你做见证”方子狂挑眉看着尉迟皓蓝,当然也看着他身后的那一众保镖。

    纵然他们人数众多,纵然他们汹汹而来,那又如何

    他方子狂要的人,他们谁都别想抢走

    “不过,如果你理想中的红地毯是用自己的鲜血染就的话,那我们浅浅可嫁不得你了。她身子重了,见不得那么多血腥。”方子狂冷笑着看了一眼逼近的叶家保镖,他们个个整装待发,手里拿着枪支弹药,似乎真的准备跟他们拼上一场。

    “你想多了。我要我的浅儿穿着白色的婚纱,走在大理石的地面上。至于红色,一点也见不着。”尉迟皓蓝声音也冷了下来,“方子狂,我知道你实力不一般。但是这是瑞士,并不是随你妄为的地方。我已经安排好了警察,如果你们敢暴动,立刻会有人把你们抓走。”

    顿了顿,尉迟皓蓝又说:“而一旦你走了,你应该知道,那人很快就会来,并且还会霸占你的殷宝儿吧方子狂,你跟我都是男人,都是有心爱之人的男人。虽然我知道,你肯定会帮裴奕霖。但是,我绝对不会让你半分。”

    尉迟皓蓝冷冷地说着,目光看向不远处的高台,那里站着的人正待等着他的号令。

    那人手里拿着狙击枪,此刻正瞄准着方子狂的头。

    “让我半分”方子狂嗤笑,带着一抹不屑,“尉迟皓蓝,看在你对宋浅还算不错的份上,我给你三分钟的时间离开,三分钟之后,如果我还在这里发现你,我就会立刻杀了你。”

    “我不会离开。”尉迟皓蓝冷冷一笑,径直走到了宋浅面前。

    方子狂想拦住他,却被宋浅止住了。

    “尉迟皓蓝,我不想我们之间最后一点的情意都没有了。”宋浅沉沉的目光看着尉迟皓蓝,“多多哥,曾经你是我黑暗里的一道光,我很感激你。如果现在,你要把我重新送入黑暗,我无话可说。只是,这样的结果,真的是你想要的吗”

    “浅浅”尉迟皓蓝心中一痛,深深的目光看向宋浅,只见她目光冷冷,似乎真的准备要跟他一刀两断了。

    浅浅,她最爱的浅浅,她怎么能够这么对他

    “浅浅,我不会把你带入黑暗之中,我只会带你离开危险,让你一世无忧。”尉迟皓蓝许诺道。

    宋浅把脸撇向了一边,深深地闭了眼睛:“尉迟皓蓝,我不是你的最佳伴侣,你不要再做这些没有意义的事情了。”

    “我不会放弃的。”尉迟皓蓝开口,还欲说些什么,他的手机却突然响了。

    他看了一眼屏幕,见是叶欣的电话,他微微皱了皱眉,挂掉了。

    那边再来电话,他仍然选择挂掉。

    如此几次三番,宋浅终于是对尉迟皓蓝无奈了,深深地看了尉迟皓蓝一眼,她淡淡开口:“皓蓝,如果你想来看我,我随时欢迎。只是我希望,从今天起,我们只是朋友。”

    “浅浅好吧。”在宋浅的坚持下,尉迟皓蓝只能暂时按捺住自己蠢蠢欲动的心,承诺道。

    “那以后有空再见吧。”得到了他的许诺,宋浅微微一笑,殷宝儿和方子狂立刻上前来,扶住了她,把她带到了车上。

    宋浅上了车之后,她的手机立刻响了起来,她皱眉拿过,刚刚点了接听,裴奕霖的声音就从那边传了过来。

    “浅儿,我明天会到瑞士去。你在家里好好休息,我希望在下飞机的那刻就能够看到你。萌萌和成宪那边,我已经安置好了。本来,尉迟皓蓝敢囚禁萌萌和成宪,我应该给他一些惩罚。但看在他最近伤心失意的份上,我就先放过他了。”裴奕霖的口气很施恩,里面还带着一些自得。

    宋浅听了,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开口正想说些什么,却被旁边突然发出的惊呼给惊扰了。

    “他们究竟想干什么”皱眉朝着发音源看去,只见殷宝儿正蹙眉看着窗外。

    宋浅顺着殷宝儿的目光往外看去,就见尉迟皓蓝一人被不知何时到来的鬼王和方子狂给缠住了。

    他们两人似乎是想给尉迟皓蓝一些教训,出手皆往尉迟皓蓝那张俊脸上招呼。

    他们两个出手很快,搭配地也不错,即使尉迟皓蓝早已经有所准备,并且吩咐叶家保镖上前,仍然没有讨到半分好处,反而是生生受了方子狂和鬼王一人一拳,原本如黑色琉璃的眼睛,瞬间就变成了熊猫眼。

    “你们到底要干什么”宋浅面露不爽,吩咐殷宝儿打开车门。

    殷宝儿却是摇了摇头,淡淡地说,这是尉迟皓蓝应有的惩罚。

    宋浅听了,微微蹙眉,心中暗忖这肯定是裴奕霖吩咐的,顿时就恼起了裴奕霖,对这电话那边的裴奕霖说话时,态度就立刻不好了起来。

    裴奕霖能感知到宋浅的态度变化,这让他微微有些黯然,毕竟对于他这么一个骄傲的人来说,尉迟皓蓝妄图抢走他心爱女人的事,他自然有权惩罚他。

    但在面对宋浅时,他却又软了下来。

    毕竟,不管他怎么做,他怎么说,他都是为了宋浅,他不愿意让宋浅受半点的委屈。

    “浅儿,我只是生气啊”裴奕霖低低地说着,“其实,你不用为他担心。鬼王和方子狂很有分寸,他们只会对他小惩大诫,不会伤害他性命的。”

    “小惩大诫”宋浅皱紧了眉头,“裴奕霖,我不管你是怎么想的。现在立刻放开尉迟皓蓝。他是我曾经的伙伴,我不想让他受伤。”

    “好,我知道了。”裴奕霖听了,立刻点头。

    他开口,还欲跟宋浅说些什么,宋浅却已然挂了电话。

    “浅儿,你还是有点在乎他啊。看来,我得加快我的步伐了。”电话被挂断,裴奕霖有一瞬的神伤,但很快,他却又振奋了起来。

    ,,更新快,记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