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独家宠溺:狼性首席霸虐妻 > 第二百二十三章原来我这么爱你

第二百二十三章原来我这么爱你

 热门推荐:
    “好了,我知道了。”加原银听了,没答应也没否认,幽幽的目光扫过天啸的全身,她嘴角挂起一抹淡漠的弧度,“你先去把裴总给请过来,鹦鹉那边的事情,我自有考虑。”

    “是。”天啸不甘地应了一声,快速地离开了。

    钱萌萌凝神细看着这一场表演,嘴角挂着一抹甜甜的笑意。

    她的心里思绪万千,表面上这是一场加原银惩罚下属的戏码,实际上这却也是加原银试探自己的一个手段。

    她想看一下,自己这五岁的身体里到底装了什么灵魂,会不会如她所料那般难以对付。

    “漂亮阿姨,这花雯、冯晓晓、鹦鹉都是什么呀是人名吗好奇怪呀。”钱萌萌假装狐疑地问道,白皙的手指搔了搔头顶,她好像很纠结这件事,“都是动物的名字呢,他们的母亲就这么喜欢小动物吗”

    “萌萌,你也想起个这样的名字嘛”加原银闻言,嘴角抽了抽,这代号貌似是她给的吧

    这小女孩是故意笑话她吗

    加原银审视着钱萌萌,这个聪明的小女孩从刚才天啸进来时就没有说话。

    虽然她假装在旁边百无聊赖地瞎玩,加原银却仍然看到了她聪明的地方,看到了她从宋浅身上继承而来的小聪明,那么地识时务,那么地让人不忍轻易废掉。

    只是,再聪明的人,只要跟裴奕霖有关,只要是裴奕霖重视的,她都要从他身边夺走。

    “我才不要。我有呢”钱萌萌嘟着嘴,似乎很害羞地开口,“就是现在的名字,萌萌。前几年放赤壁的时候,妈咪给我起了一个名字,就叫萌萌,是那电视里的一匹小马呢。”

    “萌萌,站起来”加原银闻言,嘴角抽了抽,据她所知,宋浅似乎没有这么二的时候吧

    “是呀。”钱萌萌伸了伸懒腰,做出一副很困很困的样子,“我妈咪太古怪了,我有时候都看不懂啊。阿姨,我自从生病之后,就嗜睡了,这可真不是个好习惯。以后得好好改正了。”

    钱萌萌打了个大大的哈欠,似乎真的困极了。

    “漂亮阿姨,一会我爹地来了,你记得让他去我房间找我哦。我好困,我得回去补觉了。”话毕,钱萌萌短短的小腿从凳子上跳下来,一步一步地往门口走去,边走还不忘边回过头来嘱咐加原银,让她一定要放裴奕霖去看自己。

    “好。”加原银从善如流地答应了下来,嘴角挂着淡淡的笑意。

    “把宋浅带到钱萌萌的房间去,没有我的允许,不许她们母女俩再擅自在组织行走。”钱萌萌前脚刚走,加原银却是冷冷地发了号施令。

    闻言,立刻有人照办,去找宋浅,告诉她钱萌萌在等她。

    那人寻到宋浅的房间,见里面空荡荡的,立刻皱了眉头,想要去别处寻找。

    但他刚走出门,却被人一下子击中了眼睛,他闷哼一声,往后退去,却被那人一把抓住了手腕,紧接着在他挣扎的时候,那人狠狠地抬脚,只听见“嗷”的一声,那保镖跪在地上,捂着自己身体的某处痛呼了起来。

    “回去告诉你主上,宋浅已经到了那个地方了。”那人袭击了黑衣人之后,并没有立刻离开,而是淡淡地吩咐道。

    那黑衣人皱了皱眉,加原银对待叛徒的惩罚实在是太重,他实在是不敢冒这个险。

    “看来,你还是没有受苦呢”那人冷哧一声,拿出一片药片塞入黑衣人口中,在黑衣人的目瞪口呆中,他抬起他的下颚,逼他吃了下去。

    “这是什么东西”黑衣人弯腰干咳,似乎想把那药片给抠出来。

    但那药片的融化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即使他呕出了大部分胃部囤积的事物,那片药片却仍然没有出来。

    “不要徒劳了。我研究的药片,从来没有人能够拒绝的。”那人冷笑一声,皱眉看着地上的一滩呕吐物,“这药片会让人有肝肠寸断之苦,你如果想试一试,那我就不奉陪了了。不过,我的手机号码还是留给你,你有空可以找我。”

    话毕,那人极快地念了一串手机号码之后,就如一阵风极快地溜走了,只剩下白了脸色的黑衣人捂着自己突然疼痛的肚子,缓缓地蹲了下去。

    额头上冷汗涔涔,他却无暇擦拭,只是一个劲地捂着肚子呻吟了起来。

    这药,真的好变态

    真的好让人受不住啊

    在原地疼痛了一分钟之后,黑衣人终于是受不住,给那人打了电话,告诉那人会按照他吩咐的去做。

    那人闻言嘴角挂了一抹淡笑,吩咐他前去,他换了身衣服,极快地跟了上去。

    加原银的大殿里。

    “宋浅已经到了钱萌萌的房间了”加原银冷冷地发问,似乎是不信。

    “是的。”那人眼神闪躲,不敢与加原银直视,“一听钱萌萌在这里的消息,宋浅就带着成宪一起去看钱萌萌了,现在他们正在钱萌萌的房间陪着钱萌萌。”

    “是吗”加原银淡笑。

    “主上,这是录像。”黑衣人见加原银似乎不相信,立刻将那人给他准备好的录像带交到了加原银手里。

    加原银接过录像,挥手示意那人退下,才对着暗处哼了一声。

    “鬼王,刚才那人可是留不得了。连外人的威胁都受不住,他再留在这里,也只会徒然惹我心烦。”加原银捏碎了手中的录像带,一掰两半扔到了地上,丝毫没有看那假录像的意思。

    鬼王闻言,眼底极快地闪过一抹亮光,却被他很好地压了下去,只是淡淡应了声“是”。

    “你亲自去钱萌萌的房间一趟,如果没有发现宋浅的消息,立刻给宋浅发信息,让她回来给钱萌萌收尸。”加原银阴狠地开口。

    鬼王眉头微皱,应了一声,极快地离开了。

    鬼王刚离开,加原银就神情温暖地看向了门口,声音柔柔地,似乎在等待自己心爱之人的进入。

    “裴奕霖,好久不见了。你什么时候竟然变得害羞了,到了门口,都不进来了吗”

    裴奕霖站在门外,目光幽深地看着殿内。

    加原银似乎很喜欢中国风的东西,明明已经是现代社会,她偏偏要把自己的基地装扮成地宫,实在是哼

    “许素媛,好久不见。”裴奕霖从门口缓步走了进来。

    他携带的属下在门口就被加原银的人拦了下来,现在的他可以说是单刀匹马闯入了加原银的老窝,目的当然是为了把他心爱的妻女给带回去。

    不过,虽然是单枪匹马,但在面对那人数众多的黑衣人时,他却是眉头也没皱,甚至连多余的眼神都没有给他们一眼。

    他心里想着的是,跟钱萌萌、宋浅以及宋浅肚子里的宝宝一家四口好好地团圆。

    裴奕霖是个很深的人,虽然加原银能看透人心,但迎着他那一双黑如墨色的眸子,她却是看不出分毫来。

    似乎,他没有任何心思,纯净地如一张白纸一般。

    但,怎么可能

    一个统管z市最大财团慕华集团的老总裴奕霖,怎么会是一个白纸一般的男人

    加原银皱眉看着裴奕霖幽深的眸子,心底一丝雀跃升起。

    她啊,可是更确定了自己想要把裴奕霖留在身边的想法。

    毕竟,一眼望不到底的井井水才更甜,而看不清楚他心思的男人才更有味呢

    “奕霖,何必叫的那么生疏我记得,我们在一起学习时,你还会叫我素媛呢”加原银摘下了自己的面具,一双美目含情脉脉地看着裴奕霖,“那么多年没有见,你难道不怀念我们曾经在一起的岁月吗”

    怀念

    裴奕霖闻言嘴角溢出一抹冷笑,那段时间是裴奕霖这辈子都不愿意回忆起的悲惨岁月。

    虽然现在他强大了,足够把许素媛这个可恶的女人绳之以法,但在面对她时,他仍然有一种不习惯。

    毕竟,没有人会回忆跟一个蛇蝎心肠的女孩在一起的日子。

    那段时间,他们一起在英国求学,一起学习企业管理。

    因为教导他们的老师是世界上出了名苛刻的老头子,所以裴奕霖的同学并不多,全世界也只有七个。而这七个同学里,只有加原银和他一样,都是亚洲的。

    一样的语言,一样的黄皮肤,加原银那时嘴角挂着的甜甜笑意,让很小的裴奕霖很容易就放松了戒备,慢慢地落入她精心设计的局里,充当了她陷害老师的替罪羊。

    裴奕霖没有想过,加原银会因为老师一句调笑她外貌的玩笑话,就刻意给老师调制了有毒的茶水。

    而这茶水,却是倒在自己送给加原银的杯子里,由自己亲自端上去的。

    那位老师一向对加原银宠爱有加,又因为她是这里面唯一的女孩子,表现得个性温柔,就放松了对她的戒备,而对裴奕霖则如防狼一般。

    但是,他给老师倒茶水,老师倒也没有想什么,只是狐疑地看了他一眼,就一饮而尽了。

    想着那位老师喝下茶水之后,就立刻倒在血泊里,嘴角流着黑色的血,不甘的绿眼睛狠狠地瞪着自己,裴奕霖就对加原银有不了半分的好感。

    “那段时间,我已经忘了。”裴奕霖淡淡地开口,“我的女儿和妻子在哪里我要带她们离开。”

    他冷冷的话语里丝毫不掩对钱萌萌和宋浅的担忧,加原银听了顿时心下不满。

    她那时好不容易让他对自己有了深刻印象,她现在怎么能让他带走宋浅等人,彻底离开她的生命

    ,,更新快,记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