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独家宠溺:狼性首席霸虐妻 > 第一百三十二章在她怀里谄媚

第一百三十二章在她怀里谄媚

 热门推荐:
    这样的宋浅看得裴奕霖心痛,她起身,刚向她走了一步,随即却是紧紧握住拳头,坐回了座位,拿起电话拨了出去。

    “希蓉,你想过来我让康路去扶你。”电话里两人甜蜜的声音如一枚锋利的刀割着宋浅痛得麻木的心,让她对他的最后一丝希冀,最终静静地死去,全化成了对抗与愤怒。

    “哦宋保镖,你怎么会在这里”不知何时,一道娇柔的声音从耳边掠过。

    秦希蓉已经来到了宋浅身边,不着痕迹地交给了宋浅一张字条。

    微不可见地敛敛袖子,宋浅完全无视秦希蓉的问话。

    秦希蓉踱到了裴奕霖身边,就被他一把揽入了怀中,大掌宠溺地抚摸着她微微凸起的腹部,裴奕霖看向宋浅时,眼底是满满的不屑。

    “希蓉,你身体不好,就该好好地在卧室里待着,何必无事去那贱人旁边找晦气”裴奕霖说。

    “霖,你怎么可以这么说”秦希蓉清楚地知道裴奕霖是在宋浅面前演戏,但她却不肯拆穿,借着他对她和善的这个机会,假装无聊地拿出了手机观看小视频。

    “怎么不能她只不过是个不值钱的二手货罢了”裴奕霖狠狠地开口。

    他刻意不看宋浅那满是怒意的眼睛,似乎担心他只要一看就不忍再把她推开,不忍让她一个人带着仇恨活着。

    或许就算钱萌萌死了,宋浅有他,也会愿意活下来,他还可以给她孩子。

    可是,现在不是时候,裴奕霖身边的杀机已经太多,送宋浅离开他身边,才是最好的归宿。

    “哎呀,霖,你们男人真的好讨厌。喜欢的时候是宝,不喜欢的时候就变成了草。真真是绝情的很哪”秦希蓉得意地瞥了一眼宋浅,随即假装惊慌地看向了自己的手机,“呀,怎么会这样宋保镖,你怎么能够如此地残忍”

    “希蓉,怎么了”闻言,裴奕霖的双手一紧。

    “佩佩佩佩是有什么罪过,竟然被宋浅如此对待”巨大的力道让秦希蓉身体一颤,随即目光沉痛地看向了宋浅,“宋浅,你杀了佩佩还不够,你还要把欺辱她的视频放到网上去,你究竟是存了什么心思”

    裴奕霖黑眸一敛,看向网上那视频,裴佩佩尖叫求饶的声音如雷贯耳,让他有股想要捏碎秦希蓉的冲动。

    裴奕霖捏紧拳头,骨头咯噔直响,脸色也是明显的暴怒,就像是再世撒旦,要吞噬眼前的人。

    “宋浅,你还想说什么”裴奕霖恨恨地瞪着宋浅,将所有对秦希蓉的恨都暂时表现到宋浅身上。

    宋浅没看见视频,但是,她听见了声音,那些画面不需要看,就已经让她愤怒难平,裴佩佩的死多少是因为她,而在裴佩佩死了之后,却还要传为大家的笑柄。

    “秦希蓉,你找死”宋浅怒吼一声,飞快地朝着秦希蓉扑过去。

    宋浅的速度很快,但裴奕霖的速度更快。

    在宋浅还未碰到秦希蓉之前,裴奕霖已经一把揪住了她的领子,把她提了起来。

    “该死的人是你”裴奕霖猩红的眼睛里是毫不掩饰的厌恶,看不出一丝感情。

    裴奕霖的力气极大,即使是宋浅状态极好的时候,她也未必打得过他,而现在裴佩佩被侮辱的视频更加是刺激了他,引得他勃然大怒。

    “你放开我”宋浅一字一顿,痛彻心扉。

    一心只想报仇的宋浅拼尽全力,先出左手,再迅速出右手,给了裴奕霖一个重击。

    在裴奕霖吃痛之际,宋浅就地一个翻滚,然后迅速起跳,如豹子一般把裴奕霖扑到在地,出手狠戾地要捏住他的脖子,但是,裴奕霖哪里是那么容易对付的,他往旁边一躲,宋浅就扑了个空。

    一击不成,宋浅迅速地组织起了第二波进攻。

    宋浅先探手袭向裴奕霖的喉管,在他眼睛微眯闪躲之际,她迅速地抬腿扫向他的下盘。

    宋浅的动作和当初防御裴奕霖侵犯时一模一样,但她的表情却没有了当时的羞恼,反而是怒气冲冲。

    这样的她,真不可爱。

    裴奕霖在心底叹息一声,动作却是快得很,迅速地夹住宋浅的腿,他猛地出掌,往她的肋骨袭去。

    裴奕霖动作快,出手重,周围的空气涌动着,携裹着一抹必杀之意。

    似乎,只要他一掌打在宋浅身上,宋浅的五脏六腑就要全部移位,而宋浅也必死无疑。

    宋浅迎着裴奕霖必杀的一击,她冷冷一笑,身为杀手的敏捷,让她躲过了他的攻击,并且得以再次朝裴奕霖发起袭击。

    这一次,她的力道又加重了几分,动作又快了些许。

    在宋浅眼中,裴奕霖是打定主意要将她置于死地,所以她也不会手下留情。

    但站在一旁的秦希蓉却从裴奕霖的动作里看出了他对宋浅的宠溺。

    裴奕霖是一个对敌人下手狠的人,他一向追求一招毙命。

    而这次,他却对宋浅保留了实力。

    显然,宋浅在他心中有着自己无法比拟的地位,即使是看到她把裴佩佩的录像放到网上,他仍然舍不得杀她。

    而如果换做是自己,恐怕裴奕霖会啃了她的骨头,让她死无葬身之地。

    秦希蓉心里很不舒服,裴奕霖对宋浅的深爱,让她的心中像是有万条毒蛇在咬噬,一股浓郁的毒液在汹涌。

    秦希蓉握紧了拳头,她一定要一击将宋浅拿下,不能让宋浅再破坏自己的计划。

    秦希蓉目光愤怒地看着宋浅,她假装讶异的喊道:“呀,宋保镖,你手里拿的是什么东西是尉迟皓蓝给你的嘱咐吗”

    秦希蓉清楚宋浅手里的字条上写得是什么,但她知道裴奕霖不清楚。

    而裴奕霖在面对宋浅时,有个最大的毛病。

    那就是他根本不能听她提尉迟皓蓝。

    又是尉迟皓蓝

    裴奕霖的愤怒在心里积涌。

    裴奕霖知道宋浅在陷入危难之中,肯定会到处寻求帮助。

    但是,裴奕霖却不想那个人是尉迟皓蓝。

    着急,愤怒,羞恼一股脑地在脑海翻滚,裴奕霖对宋浅的动作也跟着加重了几分。

    缠斗中的宋浅被秦希蓉的话打扰,动作慢了几分,差点被裴奕霖伤了左肩。

    宋浅迅速地调整状态,她右手洒出一把白色粉末,裴奕霖下意识地一退,宋浅的左手已然拿着枪支再次指向了他的胸口,“裴奕霖,把萌萌的尸体还给我”

    一字一顿,宋浅的心碎成了一片片。

    她不相信钱萌萌会死,所以她必须看到钱萌萌的尸体。

    裴奕霖知道宋浅在打什么主意,但是他既然合成了那个视频,断然不可能让她看到钱萌萌的尸体,更不可能让她知道钱萌萌还没死的消息。

    “宋浅,你以为在你把佩佩的视频放上网之后,还能有命活下去”目光嗜血的裴奕霖现在就是地狱的恶魔。

    他说出的每一句话都是淬了毒的刀子,要把宋浅的心撕成碎片。

    裴奕霖接着说:“佩佩是我最重要的人,你害死了她,还让她在死后身败名裂,我怎么会让你的女儿留有全尸我已经派人将她的尸体处理了。”

    “处理了”宋浅倏地瞪大了眼睛,瞳孔微缩,她不着痕迹地看向了那已经打开了字条。

    字条上潦草地写着几个字,让她的心紧了又紧要想得到钱萌萌的全尸,就承认你杀了裴佩佩。

    趁宋浅陷在愤怒中,裴奕霖一把手就夺过宋浅的枪,再顺势将秦希蓉揽入怀中,假装轻松实则紧张地观察着宋浅的表情。

    他淡然开口,“如果你现在去鳄鱼池,说不定能找到钱萌萌的尸骨碎片。”

    宋浅很愤怒,裴奕霖的话让她全身的细胞都叫嚣着,她誓要杀死他。

    但现在,宋浅却更想知道,钱萌萌是不是真的已经死了,虽然她看见了那段简短的视频,但她并没有验过真伪,她还存有一丝希冀。

    更何况,就算钱萌萌真的死了,她的尸体又到底在哪里

    宋浅试探的目光看向裴奕霖紧拥着的秦希蓉,她深呼一口气,冷道:“裴奕霖,我不相信你会这么恶毒。萌萌她只是个孩子,你不会那么对她的。”

    裴奕霖知道宋浅心中还有奢望,但现在他却不能让她怀疑钱萌萌还活着。

    “哦佩佩不也是个孩子”裴奕霖紧了紧搂着秦希蓉的双臂,“你对她,不也一样很残忍我对你,只不过是以牙还牙,一报还一报”

    宋浅的眼睛倏地瞪大,她依然不肯相信这个事情。

    宋浅目光紧锁着裴奕霖,试探道:“裴奕霖,你不把萌萌的尸体给我,只不过是因为,她根本就没事”

    听了宋浅的话,裴奕霖的眼睛微微一眯,宋浅敏锐的第六感,让他几乎不知道该怎么去撒谎。

    沉思了片刻,裴奕霖唇角勾出一抹邪恶的笑容,“宋保镖什么时候学会自欺欺人了吗这可对你没有什么好处。康路,进来,让宋保镖再看看那个录像。”

    康路闻声走了进来,拿着dv机犹豫了片刻,最后也没有鼓起勇气交到宋浅手中。

    “给她”裴奕霖冷喝一声,如地狱的恶魔,“康路,你知道违背我的下场吗”

    康路无可奈何,在裴奕霖面前帮一个人,其实并不是帮那个人,反而会起反作用。

    dv里钱萌萌的求救声一声高过一声,宋浅的脑海中她被枪杀的画面越来越清晰。

    “啪嗒”

    一个轻微的响动,宋浅知道自己的心弦快绷不住了。

    但秦希蓉给宋浅的那个字条却让她要再尝试一下,她深呼吸一口,挺了挺胸看向了裴奕霖。

    “裴奕霖,我现在愿意承认是我杀了佩佩,你可以让我看一眼萌萌的尸体了吧”

    康路迷茫了,宋保镖并没有佩佩,她为什么要替别人担责任

    秦希蓉高兴了,钱萌萌在宋浅心中的位置恐怕比她想得还要重要,她得好好利用一下,尽快除掉这个眼中钉。

    ,,更新快,记住